新聞中心 > 環球

世界記憶視角下行走澳日有感

作者:陳 鑫 吳 芳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02-07 星期五

????為開展世界記憶項目蘇州學術中心(以下簡稱“蘇州學術中心”)的國際交流合作,進一步推動檔案文獻遺產的保護利用,擴大蘇州檔案的國際影響力,應2019年國際檔案理事會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年會組委會、日中交流促進會的邀請,2019年年底,蘇州學術中心代表團先后赴澳大利亞、日本開展了為期8天的年會交流、合作洽談、展覽展示等活動。

參加2019年國際檔案理事會年會

????蘇州學術中心于2018年參加了國際檔案理事會雅溫得年會,同年,成為國際檔案理事會成員,邁出了蘇州檔案走向世界的第一步。2019年10月21日至25日,2019年國際檔案理事會年會在南澳大利亞州阿德萊德舉行,會議以“設計21世紀的檔案館”為主題,由澳大利亞檔案工作者協會、新西蘭檔案與文件協會、國際檔案理事會和國際檔案理事會太平洋地區分會共同舉辦,來自75個國家和地區的600多人參會。

????年會期間,蘇州學術中心代表團聆聽了《土著群體的文化與記憶傳承》《面向21世紀檔案館與檔案事業的設計與轉換》《檔案事業的創新思維與體驗》等多場學術報告。會議現場,代表團積極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參會者溝通交流,宣傳蘇州絲綢檔案以及近年來圍繞絲綢檔案和申遺所做的一系列工作,引起與會代表的廣泛關注和極大興趣。代表團作為理事會成員和論文完成者積極參加年會交流活動,切實履行理事會成員權利和義務,向世界展示了蘇州檔案文化,也為擴大蘇州的國際影響力貢獻了應有力量。

????近年來,隨著我國檔案事業的不斷繁榮,越來越多的檔案工作者走出國門,在世界舞臺上唱響了更多中國聲音。此次年會上,我國各地的檔案工作者交流感受、分享收獲,向世界展示了中國檔案團隊的風采。

訪問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

????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成立于1948年,是日本唯一隸屬于國會的國立圖書館。該圖書館由東京總館、關西館和國際兒童圖書館組成,并在日本各府省廳和最高裁判所內部設置27所支部圖書館形成網絡,聯合發揮圖書館職能,向社會提供服務。蘇州學術中心代表團此次訪問的是其位于東京的總館。

????代表團向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工作人員介紹了中國絲綢檔案館和蘇州學術中心,并以展板形式對蘇州絲綢檔案進行了全方位宣傳。圖書館工作人員對蘇州絲綢的歷史和工藝非常感興趣,并對中國絲綢檔案館所做的保護開發及申遺工作表示贊賞。雙方就今后的合作進行了探討,建立了良好的溝通機制。

????東京總館主要館藏有日本國內的圖書、報刊、電子出版物,外國的圖書、報紙,議會法令資料、政府機關資料、國際組織資料、地圖資料、古籍資料、憲政資料、日本被占領時期的資料以及音樂影像資料等。其主要職能包括3個方面:一是協助國會立法決策活動,比如構建國會會議記錄和法令的數據庫,通過互聯網為國會議員提供國內外的數據信息,或根據國會議員的要求利用館藏資料開展政治、經濟、社會、科技等領域的調查研究,形成調研報告或研究論文;二是收集保存資料信息,即通過呈繳本制度廣泛收集日本國內的出版物,通過采購和受贈的方式收集國外出版物,通過專門網站收集日本國內網站資料和民間出版的無償且無版權的電子書籍等,并實施資料的數字化、修復破損資料以及改善保存環境;三是提供信息資源利用,除了提供館藏資料的閱覽、復印以及相關查詢等到館服務,還通過公共圖書館、大學圖書館和互聯網等提供跨館和遠程利用服務。

????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的這3個職能與我國檔案工作為黨管檔、為國守史、為民服務的職責有著相通之處,尤其是協助國會立法決策活動這一職能是該館區別于其他圖書館的獨特之處,因為圖書館中有一部分館藏來自日本原帝國圖書館和帝國議會的貴族院、眾議院圖書館。為政府決策提供意見建議也是我國檔案館的重要職責所在,如何更好地挖掘館藏資源,提供更加精準的檔案服務,為黨和政府決策提供參考依據,充分發揮檔案資政育人的功能,是檔案工作者應該深入思考的問題。

????在保護利用方面,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在對館藏資源進行數字化的基礎上,還通過限量和不同價位的收費復印服務達到限制利用和保護珍貴文獻的目的。我國檔案部門早在2013年就在全國范圍內取消了檔案利用收費項目,查閱者可根據需要免費復印檔案資料,所需費用全部由政府買單,這是我們便民利民的體現。但在實際操作中,也曾出現過有查閱者要求大量復印甚至整卷復印并非必需的檔案資料的情況,從而造成人力和物力的浪費。如何平衡便民與節約之間的關系,也是值得探討的。

收獲與感悟

????1、文獻遺產是國家的,更是世界的

????世界記憶項目是1992年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的國際倡議,主要收錄具有國際、地區和國家意義的文獻遺產,旨在搶救正在逐漸老化、損毀的人類記錄,推動全球范圍內文獻遺產的保護和利用。為實現世界記憶項目的目標,國際咨詢委員會決定建立名錄,并在1995年頒布的《世界的記憶——保護文獻遺產的總方針》中對《世界記憶名錄》進行了具體說明。從1997年成立時入選的首批38項文獻遺產到2017年入選的80項文獻遺產,20年間,《世界記憶名錄》共收錄了來自5個地區124個國家的共計429項文獻遺產。

????澳大利亞和日本兩國入選《世界記憶名錄》的文獻遺產數量與中國相比都不算多。其中,澳大利亞入選6項,日本入選7項。從入選時間來看,澳大利亞的申遺工作啟動相對較早,有5項文獻遺產都是在2001年至2009年間入選的,之后工作有所停滯,直至2017年才又有文獻遺產入選。而日本在2010年之前無一入選,7項文獻遺產均為近10年內入選的。其中,“日本慶長時期派遣赴歐洲使團的有關史料”“17世紀至19世紀朝鮮赴日信使檔案”兩項文獻遺產,分別是由日本與西班牙、日本與韓國聯合申報的,這也是世界記憶項目所鼓勵的做法,通過聯合申報促進國際交流合作。

????2、檔案記憶需要傳承,更需要傳播

????澳大利亞對土著民族文化和記憶的保護工作極為重視。澳大利亞的檔案工作者在土著民族文化和記憶的傳承傳播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并在年會上進行了展示;位于阿德萊德的南澳美術館擁有大量民族藝術收藏品,并擁有為土著民族文化專門設立的固定展覽;當地博物館更是設立了澳洲土著文化展廳,展廳擁有近3萬件藏品,對澳洲土著的遷徙歷史、地域分布、生活習俗、語言文化、藝術與手工藝等進行全方位展示。

????2019年正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土著語言國際年,在年會開幕式上,組委會特邀澳大利亞卡烏納族表演者進行土著文化的“才藝展示”。來自阿德萊德大學國家土著語言與音樂研究中心的研究團隊也分享了他們在保護當地土著語言、檔案和文化遺產資源方面的進展,比如通過拍攝識字認字讀字的動畫短片傳播古老的民族語言,建立有多種語言切換的土著語言學習網站。研究團隊還在現場展示了動聽的土著歌曲。

????我國作為一個多民族國家,擁有大量珍貴的民族記憶和文獻遺產,比如已入選《世界記憶名錄》的“納西族東巴古籍文獻”“元代西藏官方檔案”等。如果借助現代技術,將這些記憶遺產以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傳播開來,得到更多人的關注和重視,將會是一種更好的保護方式。

????3、設計21世紀的檔案館離不開技術,但更要以人為本

????“設計21世紀的檔案館”是此次年會的主題,參會代表們對數字技術在歸檔系統、信息管理系統、檔案館建設及數字檔案發展等領域的創新作用提出了不少見解。新西蘭國家圖書館的馬克·克魯克斯頓教授介紹了太平洋數字檔案館項目的建設情況,其主要特色是借助數字檔案館平臺建設連接多語言、多文化的檔案資源,由此還衍生出太平洋虛擬博物館示范項目等相關項目。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凱瑟琳·丹教授則以悉尼股票交易登記檔案為例,詳細說明了如何將這些紙質檔案進行數字化,并利用計算機程序進行數據識別、建立數據庫、進行數據分析、得出分析結果。

????以人為本,為廣大群眾提供更為優質的檔案服務,是我國檔案部門近年來努力的方向。圍繞最具代表性的民生檔案,外國檔案工作者也分享了研究成果。比如,來自英國的謝帕德教授結合英國本土檔案事業發展現狀,闡釋了兒童檔案的重要性及開展工作的必要性、迫切性。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米歇爾·卡斯韋爾教授探討了少數群體和弱勢群體在檔案構建與保存方面的話語權問題,提出檔案的鑒定標準不應以社會主流群體的價值取向為轉移。

????蘇州學術中心成立剛滿一年,在世界技術革命迅速發展的形勢下,如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充分利用技術優勢提升檔案工作的科技含量,對標國際一流,更好地收藏保護、研究利用包括絲綢檔案在內的眾多文獻遺產,進一步擴大我國檔案文獻遺產的國際影響力,也是值得思考和努力的方向。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2月6日 總第3482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楊太陽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参加漫展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