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珍檔秘聞

“虢季子白”青銅盤

歷經烽火洗禮的西周傳國之寶

作者:任彥馨 特邀撰稿人 張江義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06-08 星期一

????西周奇盤“虢季子白”青銅盤是中國國家博物館典藏的十大絕世國寶之一,自晚清道光年間出土以來,就一直以學術性、歷史性和藝術性兼具的國家重器而聞名于世。論文字,“皆用韻語,流利暢茂”,被譽為藏在金文中的《詩經》;論書法,清疏秀美,如“群星麗天”,開秦小篆之先河;論器形,質樸雄偉,紋飾華麗,冠絕商周青銅器。奇盤作為“紀勛銘功之作”,不僅誕生于近3000年前的烽火之后,而且在兵燹不斷的近現代中國,也歷經了險象環生的烽火洗禮。

“搏伐”紀功鑄奇盤 “轉徙”遺失故國地

1943年3月底,國民政府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為籌謀解決“虢季子白”
青銅盤事宜致國民政府教育部呈。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

????公元前816年(西周宣王十二年),位于洛水以北實力較強的獫狁部落,出兵侵擾西周王室。是時,周宣王對內“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遺風”,對外征伐四方,致使“諸侯復宗周”,國勢蒸蒸日上。面對獫狁部落的肆意侵擾,周宣王傳命虢國君主虢季子白率軍出擊“搏伐”,結果大獲全勝,取得了斬首500人、俘虜50人的豐碩戰果。戰事結束后,虢季子白在王室宗廟的宣榭向周宣王行獻俘禮。周宣王宴饗虢季子白,并賞賜乘馬、弓矢、大鉞,授以征伐蠻方之權。虢季子白為了紀念“搏伐獫狁”而受到周宣王“用嘉其功”的盛事,特地“勒銘于盤”傳之“子子孫孫”。此后,“虢季子白”青銅盤就成了虢國的傳國之寶。

????然而,“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隨著西周末年都城鎬京被犬戎部落攻破,周平王被迫于公元前770年東遷洛邑,是為東周。是時,跟隨周平王東遷的虢國卻在“轉徙遷運”中,將“虢季子白”青銅盤“湮蔽”在故國的“田間溝岸”之中,直到晚清道光年間才被陜西省寶雞縣“虢川舊地”的農民所發現。剛一出土,這件圓角長方形,高39.5厘米、口長137.2厘米、口寬86.5厘米,重215.5千克的青銅器,即讓發現者驚為青銅“巨寶”。消息傳出后,“虢季子白”青銅盤遂為時任陜西省郿縣縣令兼理寶雞縣篆徐燮鈞所獲,徐氏卸任返鄉時又將其“載歸”江蘇常州老家,珍藏于鳴珂巷“天佑堂”。

護王無知作“馬槽” 劉氏建亭藏珍寶

????1851年初,太平天國起義在廣西省桂平縣金田村驟然爆發。起義之初,太平軍揮師北上,一路勢如破竹,于1853年3月攻占南京,旋即改稱天京,定為都城,正式建立起與清政府對峙的政權。然而,1856年秋發生的太平天國領導人內訌的天京事變,卻成了其由盛轉衰的轉折點。結果是東王楊秀清、北王韋昌輝被殺,翼王石達開負氣出走,太平天國一時出現了“朝中無人,軍中無將”的不利局面。此時,清政府諭令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等組織湘軍和淮軍合力圍剿太平軍,迫使太平軍節節敗退。1862年初,太平天國護王陳坤書率軍移駐常州,從徐燮鈞家中搜獲“虢季子白”青銅盤。但是,陳坤書并不知曉此盤的真正價值,傳令將其作為王府的馬槽來使用。1864年,李鴻章責令部將劉銘傳率領淮軍進剿常州,盡管城內太平軍頑強抵抗,寸土必爭,但在淮軍的猛烈攻勢下,護王和太平軍全部戰死。隨后,劉銘傳率部進駐了護王府。

????是夜,秉燭夜讀的劉銘傳突然聽到府中傳來一陣清脆如鳴玉扣鐘般的錚錚之聲,當即持燈循聲查看,發現原來是戰馬籠頭上的鐵環碰撞“馬槽”槽沿而發出的聲音。翌日,劉銘傳命人將“馬槽”清洗干凈,這才“識得廬山真面目”。“馬槽”是一件極為精美的大型青銅盤,四邊是規則的圓角,四足為曲尺矩形,隱縮在盤底,四壁各有兩只銜環獸首耳,盤內底部鐫刻有8行111個古文字。嗣后,劉銘傳請來文字學者進行品鑒考證,得知“馬槽”竟然是“瑰奇偉麗”的稀世珍寶“虢季子白”青銅盤,是商周時期最大、最重的青銅盛水器。于是,劉銘傳派親信將“虢季子白”青銅盤運回老家安徽省合肥縣劉老圩,并專門建造了“盤亭”來安放,同時題詞“盤稱國寶,亭護家珍”八字,隨后又撰寫了記載得盤經過的《盤亭小錄》。此后,“虢季子白”青銅盤就一直庋藏在劉家。其間,雖然有不少達官顯貴、洋人買辦時時覬覦著“虢季子白”青銅盤,但是劉銘傳及其后人始終守口如瓶,從不輕易示人。

敵偽窺伺速秘藏 搶運暫停終捐獻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悍然發動了全面侵華的盧溝橋事變。在短短的1年多時間里,中國中東部半壁江山先后被日軍攻占,秘藏“虢季子白”青銅盤的安徽省合肥縣劉老圩也在1938年4月陷入敵手,日軍的據點就建立在距離劉家不遠的地方。在偵知劉家庋藏有西周瑰寶“虢季子白”青銅盤后,日軍意欲以同樣大小的金盤來換取,但是卻遭到了劉銘傳曾孫劉肅曾的嚴詞拒絕。鑒于身居險地、敵偽窺伺的“岌危”形勢,劉肅曾深恐“不測”將至,便決定將“虢季子白”青銅盤深藏于后花園一處不起眼的“地底”,并在其上栽植槐樹一棵,以作掩護。之后,劉肅曾舉家遠走高飛。

西周虢季子白盤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1939年和1942年,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戰地黨政委員會委員沈亮兩次“視導”淪陷戰區,均借駐在劉銘傳故居。因“虢季子白”青銅盤早已被深藏地下,所以沈亮“深以不獲一睹為憾”,只得攜帶盤銘拓文和《盤亭小錄》西歸重慶。與此同時,他痛感于安徽省位于“敵騎所出”之地,日寇侵略已造成“廬舍為墳,充棟之藏,悉化灰燼”的慘狀,遂于1943年3月1日致函主管戰區文物保護工作的國民政府教育部稱,國寶“虢盤”雖然“橫遭兵災”,但是卻獨存于安徽省,“終虞湮沒劫奪”,如果能夠搶運到重慶“藏之中樞”,即可得到永久保護,“似為得宜”。隨后,教育部函詢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擬具解決辦法。是月底,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簽呈教育部稱,欲要解決“虢季子白”青銅盤“藏之中樞”的問題,先要解決讓售和運輸兩件事情。一是“此物現為劉氏私藏,雖曰古物應歸國有,但強行征收,今非其時。劉氏后裔是否愿讓,抑讓價若干,價目何出,似應先定”。二是此物重達400多斤,“非可負抱而走,合肥尚為淪陷區,卡車出入較不自由,即使劉氏肯讓,是否有妥善辦法可以安全運至后方,亦宜先有決定”。并強調搶運要“路經河南災區,鄂北山地,運輸保護所費不貲,更應預籌此二事。如無把握,似不宜過于關注,反啟敵偽覬覦之漸”。如果“虢季子白”青銅盤目前“確屬安全,似以暫時緘默不動,靜待戰勝收藏為上策”。其后,教育部便不再采取進一步的搶運行動,“虢季子白”青銅盤也就安全地深藏于劉家大院。新中國成立后,歷經烽火洗禮的“虢季子白”青銅盤才重見天日,由劉肅曾捐獻國家。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6月5日 總第3534期 第四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参加漫展可以赚钱吗 海南麻将正版 宁夏11远5前三走势图 股票查询网站 棋牌斗牛游戏大厅 上海快3最牛走势图 融资买股票利息怎么 重庆麻将机市场在哪里 德甲直播免费24直播网 宝博棋牌娱乐游戏大厅 河南体彩481今天开奖号码 群英会20选5绝密算法 大冶麻将红中赖子发财杠 云南十一选五下载 体彩浙江11选五5 下期预测 捕鱼大师苹果手机怎么下载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