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可以為革命多做一些工作”

——鄧子恢復函戰友陳柏生親人給予關懷

作者:張 丁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05-25 星期一

譚珊英同志:

????你和柏生情況,我五三年回家時就聽陳丹平談過,多年不知消息,近收到你五月十日來信,知你母子尚好,洣加已長大入團,并擔任團支書職務,聞之殊深歡慰。柏生過去革命歷史我知之甚詳。一九二七年他回家時我們在后田還相處(過)一個時期。他雖是出身地主資產階級家庭,但柏生本人很純潔,也很聰明能干,我們對他很重視。后來他離開龍巖,從此就不知音訊。現接來信,才知你們從蘇聯回來這一段歷史。緬懷往事,令人傷感。當時你們的缺點主要是沒有積極去找黨(組織)。當然,在一九三六年上海黨(組織)是連遭破壞,很難找到關系。但一九三七年下半年第二次國共合作已告成功,當時黨中央和八路軍在南京、武漢、西安、長沙、重慶都有公開辦事處。一九三八年王明從蘇聯回國,長期住在武漢,長江局也在武漢。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到三八年三月,新四軍軍部設在南昌城,四月后軍部移往皖南,但在南昌仍有公開的辦事處,桂林亦有新四軍公開辦事處,當時我們還從湖北、湖南、廣西、南昌吸收了很多知識青年,此辦事處一直維持到四一年皖南事變后才結束。你們那時大概在漢口、長沙、桂林一帶,如果去找這些辦事處,是可以找到黨的關系的,至少可以到新四軍來工作。那時,我是新四軍政治付(副)主任,……柏生如來找,無論如何都可以取得聯系,找到工作,并可以治病。可惜你們那時沒有從這方面努力,以至錯過時機,這是一個缺點。現在革命已經勝利,你母子已找到職業,可以為革命多做一些工作,往事已矣,不必再為之悲傷。洣加年富力強,更是前途無限,我在此為柏生為你有子慶賀。特此函復,并詢近安。

????鄧子恢 五月廿日

1959年5月20日,鄧子恢致戰友陳柏生妻子譚珊英的復函。

????這是革命家、政治家鄧子恢于1959年5月20日寫給學生、戰友陳柏生妻子譚珊英的一封回信。2014年5月,這封信函由譚珊英之子陳洣加、譚安利捐贈中國人民大學博物館。

?鄧子恢

????鄧子恢(1896-1972),又名紹箕,福建省龍巖縣(今新羅區)東肖鄧厝村人。閩西革命根據地和中央蘇區的主要創建者和卓越的領導人之一。中央主力紅軍長征后,他留在中央蘇區堅持游擊戰爭,任中共中央分局委員。抗日戰爭時期,他曾任新四軍政治部主任。1945年,鄧子恢在中共七大上當選中央委員。解放戰爭時期,他歷任中共中央華中分局書記兼華中軍區政委、華東局副書記、中原局第三書記兼中原軍區副政委,主持中原局日常工作。新中國成立后,鄧子恢先后任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部長、國務院副總理、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職。

????陳柏生,又名陳若陶、陳碧星,1910年生于福建龍巖東肖鎮后田村。1921年至1924年,他在龍巖白土鎮桐崗小學讀書,成為該校教師鄧子恢的得意門生,參加了鄧子恢、陳明組織的進步團體“奇山書社”,學習和宣傳馬克思主義,倡導新文化運動,并參加了閩西第一個宣傳馬克思主義刊物《巖聲》的編輯、出版工作。

陳柏生

????1925年春,陳柏生考入廈門集美中學,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6年10月,國民革命軍北伐向閩西進軍時,他回到龍巖投身革命,在鄧子恢、郭滴人領導下開展農民運動。1927年1月,陳柏生加入中國共產黨,后奉調去廈門、漳州等地從事青年和學生運動,歷任共青團福建省委宣傳部長、團省委書記兼中共福建省委巡視員。

????1928年3月,鄧子恢領導龍巖后田暴動,創建了閩西紅軍和革命根據地。1929年夏秋間,毛澤東、朱德率領紅四軍三打三克龍巖城,消滅軍閥陳國輝,擴大了蘇區,并開始進行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運動。在后田進行分田試點時,陳柏生在廈門得知消息,立即趕回家鄉與叔父陳昆照、胞弟陳漢生(均系中共黨員、革命烈士)一起勸說祖母(當時祖父已故),將所有田契、借約拿出來當眾燒毀,并將全部田地、家產交“鄉土地分配委員會”分給貧雇農。他們這一舉動大大地促進了后田的分田試點工作和全縣的分田運動,受到鄧子恢的稱贊。

????1929年底,陳柏生在福州被捕,經營救出獄后回廈門。1930年3月18日,團省委組織青年學生在廈門中山公園召開紀念“三一八”大會(即段祺瑞在北京屠殺請愿學生四周年,巴黎公社紀念日),由于叛徒告密,陳柏生等18名同志被捕。他在獄中堅持斗爭,積極配合黨組織于5月25日武裝劫獄行動并獲成功,與40多位同志被營救出來送往閩西蘇區工作。不久,陳柏生被調至上海,在團中央工作。回上海后,他與在滬西紗廠做中共地下工作的譚珊英相識。譚珊英當年曾在廈門與陶鑄假扮夫妻從事黨的地下工作,親歷了那場震驚中外的劫獄斗爭,對陳柏生是“久聞大名”。很快,兩人在工作聯系中逐漸建立了感情,并結成了夫妻。

????1931年初,陳柏生被調至滬東青工部工作。1934年10月,陳柏生夫婦二人被中共黨組織批準去往蘇聯學習。1936年初回國。當時,由于上海中共地下黨組織連遭破壞,他們與黨組織失去了聯系。后陳柏生加入由范長江等人組織、領導的“中國青年新聞記者學會”,奔走于湖北漢口、湖南長沙和云南昆明等地,撰寫了大量通訊和時評文章,宣傳抗日救亡。1939年,陳柏生積勞成疾,被診斷為肺結核晚期,但他仍堅持采訪,筆耕不止。1940年春,他病情嚴重惡化,只好與妻子一同返鄉養病。10月,他因病去世,年僅30歲。

????1953年春,譚珊英收到陳柏生妹妹陳丹平從龍巖的來信,告之時任中央農村工作部部長的鄧子恢回到龍巖,尋找陳柏生的親人。1959年5月10日,譚珊英給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鄧子恢寫去一封信,向其匯報了陳柏生后來的情況及兒子陳洣加的近況。鄧子恢雖然身居高位,卻依然惦記著共同奮斗過的戰友,很快于20日復函譚珊英,信中表達了他對老戰友的緬懷和對革命后代的關懷之情。特別是當他得知戰友的兒子已參加工作,積極追求上進時,心里非常高興,深情囑咐道:“可以為革命多做一些工作。”

????中國人民大學家書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5月21日 總第3528期 第二版

 
 
責任編輯:楊太陽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参加漫展可以赚钱吗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双色球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招财宝理财平台 北京十一选五期开奖 体彩481合并走势120期 浙江6 1开奖结果走势图 排列五开奖历史 股票指数基金代码 加拿大28是不是骗局 中国10大棋牌软件 福建体彩31选7专家预测 老奇人精选资料大全免费公开 股票分析师待遇 贵州十一选五网上怎么买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秒速快3-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