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李埏從錢穆的游學之樂

作者:張建安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05-18 星期一

李埏

????李埏(1914-2008),字子沂,號幼舟,彝族,云南路南縣人。我國著名歷史學家和教育家、云南大學中國經濟史學科創建者。歷任中國經濟史學會顧問、中國宋史研究會副會長。

????李埏早年受業于錢穆、陳寅恪等史學大師,深得真傳。而在他的記憶中,印象最深的是3次跟隨錢穆的從游經歷。

一次獨特的“短距離游學”

????1936年下半年,錢穆接受北平師范大學邀請,前往歷史系兼課。當時的錢穆正在北京大學任教,已是很有名的大學老師。他講課極具感染力,一登上講壇,便全神貫注,聲情并茂,善于展現歷史場景,使聽講者如見其人,如聞其語,深深吸引了聽講的同學們。他對中國歷史有一種溫情,更有非凡的見識,其真摯的情感和令人折服的評議,讓時為北平師范大學歷史系的學生李埏十分敬佩。李埏早年背誦過《史記菁華錄》《古文觀止》中的秦漢文章,中學時閱讀過《資治通鑒》《史記》和《漢書》等史書,自以為有點基礎,可聽了錢穆的幾次課后,感覺自己就像一張白紙,對錢穆所講“聞所未聞,茅塞頓開,能多聽一句教言也好”。有了這樣強烈的感受,李埏便渴望多親近錢穆,多接受他的教導。每當下課,一些高年級同學會陪著錢穆邊走邊談,李埏也跟在他們后面側耳傾聽。很快他就發現,錢穆不僅答疑解惑,而且常常教學生讀書治學之法,使學生得到的益處比課堂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使他下決心,一定也要在課外主動向錢穆請教。一天下課后,見錢穆身邊的人不多,李埏便鼓起勇氣,上前求教。于是,從北平師范大學校園到中山公園,師生間展開了一次獨特的“短距離游學”之旅。

????當時,北平師范大學文學院在石駙馬大街,錢穆本來打算一出校園便雇車回自己的公寓,但在邊走邊聊的過程中,他發現這位學生很是好學,便決定多談一會兒。走到校門口,錢穆也不雇車,只是繼續與李埏邊談邊走,沿著林蔭道一直走到西單。到西單后,他們聊的話題仍然沒有結束。錢穆想了想,問李埏:“你下面有課嗎?”李埏回答:“沒有。”錢穆便說:“那我們就到中山公園去坐坐吧。”李埏自然一口答應。二人轉而向東行走,前往天安門附近的中山公園。中山公園距西單并不遠,可走過去仍需要十幾分鐘,只因興之所至,二人不知不覺已進入中山公園,來到樹木掩映下的來今雨軒。

????在民國時期,中山公園的來今雨軒是學者、文人們喜好去的場所。魯迅、梁漱溟、葉圣陶等人都曾在此流連,留下不少佳話。錢穆也是來今雨軒的常客。不過,他帶學生來還是第一次。二人坐定后,錢穆平易地教導李埏:“你過去念過的書,也不能說是白念。以后再念,也不是一遍便足。有些書,像史漢通鑒,要反復讀,讀熟,一兩遍是不行的。你現在覺得過去讀書是白讀,這是一大進境。可是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古人說,學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學無止境呀!現在你應該著力的,一是立志,二是用功。學者貴自得師,只要能立志、能用功,何患乎無師。我就沒有什么師承呀!”

????這番教導,對李埏來說,真可謂金玉良言。

旅游滇中時的言傳身教

抗戰時期的錢穆

????在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的時候,李埏再次成為錢穆的學生。錢穆的學問與師德感召著李埏,他敏而好學、尊師重道的精神同樣受到錢穆的尊重與好感。師生間情誼非同尋常。這樣,就使得李埏不僅在課堂內受到錢穆的教育,更在課堂外深得老師的言傳身教。

????李埏曾陪同錢穆游滇中山水。由李埏接送、導游,分3天時間,游覽了石林、芝云洞、大疊水瀑布等勝景。他們連上路途的時間,這次旅游前后共5天。此時,錢穆剛寫完《國史大綱·引論》(以下簡稱《引論》)。他一見到在昆明市宜良縣迎候的李埏,就把《引論》的原稿拿出,遞給李埏,說:“此稿前二日寫完,是我南來后最用力之作。等從石林回來,我便要送昆明《中央日報》去發表。你可在此數日內先讀一讀。”李埏一聽,大喜過望,當天晚上便挑燈速讀一遍,中途又細誦一遍。

????《引論》的主要內容,錢穆曾在課堂上講過,但課堂上受時間限制,只能簡要地講一講,李埏領會得也不夠深。此次,李埏本來只是想陪老師旅游,沒想到反而為自己創造了一個獨特的學習機會。他“口而誦,心而惟,認識乃有所加深,有所加廣”。同時,李埏一有問題馬上就向錢穆請教,問題便迎刃而解,他的學業也因此大進。

????錢穆是一位很會因勢利導的良師。在旅游間隙,他抓住合適的時機,將最重要的心得面授李埏:“治史須識大體、觀大局、明大義,可以著重某一斷代或某一專史,但不應密閉自封其中,不問其他。要通與專并重,以專求通,那才有大成就。晚近世尚專,輕視通史之學,對青年甚有害。滇中史學同人已不少,但愿為青年撰寫中國通史讀本者,唯張蔭麟先生與我,所以我們時相過從,話很投機。你有志治宋史,但通史也決不可忽。若不知有漢,無論魏晉,那就不好,勉之勉之!”這些教導,成為李埏的座右銘。

讀書游山,人生樂事

????1943年的一天,正在貴州遵義浙江大學任教的李埏突然得知錢穆應邀來此講學1個月,心中喜悅無以言表。師生相見后,李埏每天必見錢穆至少3次。錢穆遇到上課或有事時,李埏便整天陪伴在老師的身邊。李埏還遵錢穆囑托,在老師講課時作詳細的筆記,對其日后撰寫《中國文化史導論》起了很好的作用。

????李埏經常陪錢穆散步游玩,并在輕松愜意的環境中得到老師的指導。他回憶:“先生喜歡散步。每晨早餐后,由我陪從,沿著湘江西岸順流南行;大約走一小時,再沿著去時的岸邊小道回老城。這樣的散步,除雨天外,沒有一天間斷過。先生總是提著一根棕竹手杖,邊走邊談。先生說,他很愛山水,尤愛流水,因為流水活潑,水聲悅耳,可以清思慮,除煩惱,怡情養性。沿湘江散步便有此樂。”錢穆對這段美妙時光也是記憶深刻,并在《師友雜憶》中加以描述:

????余尤愛遵義之山水。李埏適自昆明轉來浙大任教,每日必來余室,陪余出游。每出必半日,亦有盡日始返者。時方春季,遍山皆花,花已落地成茵,而樹上群花仍蔽天日。余與李埏臥山中草地花茵之上,仰望仍在群花之下。如是每移時。余尤愛燕子,幼時讀《論語》朱注學而時習之,習,鳥數飛也。每觀雛燕飛庭中,以為雛燕之數飛,即可為吾師。自去北平,燕子少見。遵義近郊有一山,一溪繞其下,一橋臨其上。環溪多樹,群燕飛翔天空可百數。盤旋不去。余尤流連不忍去。

????朝夕相處,李埏對錢穆有了另一層認識。他對錢穆說:“當初在北平初聽先生講課,驚嘆您的學識淵博。同學們都認為先生必定是整天埋頭書齋,要不然怎么能如此淵博。到了昆明,您惜時如金,我們就更認為是這樣了,所以常恨自己不能勤學。但現在先生長日出游,讓我意想不到。想不到您喜好出游,也是我們比不了的。我開始發現先生生活的另一面了。”錢穆聽了,笑了笑,然后乘勢利導地告訴李埏:“讀書時應當一意在書,游山水時應當一意在山水。乘興所至,心無旁及。所以《論語》一開始就說,‘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關鍵是一個樂趣。”他又說:“讀書游山,用功都在一心。能知道讀書也就像游山一樣愉悅,則讀書自有大樂趣,所讀之人自有大進步。否則,如果認為讀書就是吃苦,游山就是享受,那就‘兩失’了。”一番話之后,李埏高興地說:“今日從師游山讀書,真是生平第一大樂事。”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5月15日 總第3525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楊太陽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参加漫展可以赚钱吗 一分11选5网站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大盘指数股票行情 吉林快3专家预测最准确 彩无敌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上海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6码两期计划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彩吧助手 三明期货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的走势 天津11元5开奖结果 彩票平台找彩五送25元 加拿大快乐8规律 秒速赛车号码统计器 中小企业股票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