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珍檔秘聞

受琴卻劍:唐琴“飛泉”的前世今生

作者:劉國梁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02-24 星期一

????“小榻琴心展,長纓劍膽舒。”成為一個“琴心劍膽”之人,是我國古代文人的追求之一。

????在傳世唐琴中,有這樣一張琴,由于文獻失載,我們已無從稽考它在清中期之前1000余年的流傳史。但是,在百余年的輾轉流傳中,它與“琴心劍膽”越走越近,甚至演化出“受琴卻劍”的4字詞語……

李伯仁受琴卻劍

????1912年,剛剛在辛亥革命戰斗最激烈的陽夏保衛戰中,因率領艦隊炮轟馮國璋部而立下赫赫戰功的李伯仁,來到北洋政府北京海軍部任職。這時的李伯仁26歲,血氣方剛。來京后,他專門尋至宣武門城南的一條小巷子里,找到當時北京最知名的琴師黃勉之,拜師學琴。黃勉之號稱“廣陵正宗”,晚清軍機大臣張之洞、皇親國戚溥侗、古琴大家楊宗稷都是他的學生。自此,李伯仁開始了他一生的琴緣……

1935年3月,李伯仁(第二排中間)參加南京青溪琴社雅集時與同人合影。

????一天,旅居燕京的李伯仁遇到一位壯士,他稱父病,無力購湯藥,攜家中之寶:一劍、一琴求售。拔劍出匣,光芒逼人,取鐵試之,如削泥一般。琴古樸典雅,金徽玉軫。歲月如刻刀般在它身上劃出如蛇腹般的斷紋。上手彈之,有金石之響,可謂神品。龍池上刻草書“飛泉”琴名,下刻“貞觀二年”(628)方印。龍池下刻兩方篆文印:一為“玉振”,一為“金言學士盧讃”。古琴鑒定家鄭珉中先生認為:“貞觀二年”印與“金言學士盧讃”印為后刻,盧讃為五代至北宋時期人,按此琴特征看,應為晚唐雷氏作品。龍池兩側刻篆書琴銘:“高山玉溜,空谷金聲。至人珍玩,哲士親清。達舒蘊志,窮適幽情。天地中和,萬物咸亨。”說的是此琴的聲音如高山中的清泉,空谷中的金石一般。只有道德修養很高賢明有智之人才能擁有這張琴。君子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真正做到這一點便能順應天地之和,通達萬物之情。

????李伯仁當即贈壯士百金,受琴卻劍,說道:“琴吾所嗜,姑置吾所。劍君之寶,宜珍用之。”壯士大喜過望,為他拔劍起舞。壯士劍術極高,但見一道寒光織成劍網,幾乎籠罩其人。舞畢,壯士輕輕摸了摸琴,依依不舍地將它抱給李伯仁。李伯仁問壯士姓名、住址,他均不肯語,惘然而去……

高陽俠劍舞“雙龍”

????得琴之后,李伯仁發現琴漆面有部分脫落,便找到了當時的修琴高手張虎臣。他曾制琴數百張,修琴能做到剖腹而不損音色,髹漆而不礙斷紋。由于技藝精湛,他常有機會修名琴,曾為楊宗稷先生修宋仲尼式“雪夜鐘”琴、為李自芳先生修明仲尼式“中和”琴,等等。因此,張虎臣對當時京城各家藏琴都比較熟悉。一見此琴,張虎臣便說:“這是我小時候在來薰閣所見之物。時間已經過去了60年,它還在京師嗎?原來為晚清刑部某主事所藏,因他不善琴,只當作字畫張掛。現在又是怎么到您手里的呢?”

琴款“飛泉”與“貞觀二年”印章?
?
琴斷紋與“玉振”“金言學士盧讃”印章?
?
琴背面銘文
?
????來薰閣是清咸豐年間(1851-1861)京城琉璃廠有名的古琴店,專門經售各類古琴。當年,十幾歲的張虎臣在來薰閣做學徒時曾見過這張“飛泉”琴。在買賣古琴的同時,張虎臣還跟隨古琴大家張瑞山(與《老殘游記》作者劉鶚合著《十一弦館琴譜》)、孫晉齋(著有《以六正五之齋琴譜》)兩位先生學琴。學成后,張虎臣獨自開辦義元齋,為人修琴,并出售墨盒、眼鏡等物。此時,李伯仁到的便是義元齋。當李伯仁把受琴卻劍的故事講給張虎臣聽后,他吃驚地問:“劍上有無雙龍呢?”李伯仁答:“隱約有之。”張虎臣說:“此高陽劍俠之子,父子均萬人敵。君幸受琴而卻劍,劍非君力所能得者。然其父病果愈,必更以劍至謝君。”第二年,壯士果攜劍而來,稱父病愈,愿將劍作為壽禮,李伯仁堅卻之,壯士乃持劍長揖而去,自此一別,再無相見。

李琬玉指琴而逝

????那么,李伯仁是何時得到“飛泉”琴的呢?李伯仁曾在1929年1月16日的日記中寫道:“憶十年前,攜‘飛泉’偕敬甫至此共留一影。”可知1919年他曾攜“飛泉”琴與友人出游,所以說李伯仁得琴時間最晚不超過1919年。

????李伯仁先隨黃勉之先生學琴,后隨同是黃勉之學生、“九嶷派”開山祖師楊宗稷學琴。李伯仁藏有名琴10余張,因此“飛泉”琴被他發現,絕非偶然。

????20世紀20年代,李伯仁曾將“飛泉”琴送給他的女兒李琬玉使用。李琬玉是北平藝專的高才生,善繪仕女;曾隨其父學習古琴指法,后從楊宗稷先生學琴,習得《瀟湘水云》《流水》等曲。李伯仁也曾親授其《胡笳十八拍》,不數日竟得節奏。1928年,年紀輕輕的婉玉因病而亡。垂危之時,她望父歸來,指“飛泉”琴而逝,令人唏噓!

????1931年8月10日,李伯仁曾再次為“飛泉”琴張弦。之后,他的日記中,便再也未見“飛泉”琴的記載。1940年,他的好友雷渝在“萬壑松風”琴銘中寫道:“(李伯仁)及丁丑(1937)去金陵,琴書彝器喪失過半,惟茲孤桐得相偕歸隱于蓉峰下。”據此可知,1937年李伯仁離開南京時曾有半數古琴、圖書、銅器丟失,不知此時“飛泉”琴是否還在李伯仁手上。

程子容獻“飛泉”琴

????1944年,41歲的程子容(1903-1995)已隨古琴大家管平湖先生學琴多年。他曾擔任北平阜民建筑公司經理等職,頗有資財。這一年,東城區古玩商人唐紹武用一張唐琴作為借款的抵押存入后門大街平易銀號。平易銀號經理徐子才知程子容愛琴,便據實相告。程子容聞訊,就近攜琴至帽兒胡同找琴家夏蓮居先生鑒定。夏先生看后認為此琴甚古,但索價甚高,又請來管平湖先生相看。管先生看后,認出這是同門李伯仁先生舊藏,楊宗稷先生斷為鴻寶的唐代“飛泉”琴。至此,程子容收琴之意遂決。無巧不成書,恰好程子容的朋友,當時的建筑工會主席宋華清與唐紹武為結拜兄弟。幾經磋商,最終程子容以半價5萬元聯銀劵(偽幣)收此琴。要知道當時買一張明代琴不過只需數十元而已,這張琴在當時也算是天價了。

唐代 “飛泉”琴正面、側面、背面圖 故宮博物院藏 董建國 攝

????琴買來后,程子容覺其發音不甚理想,便帶至管平湖先生處,管先生按修治唐代“清英”琴之法修治此琴。不想就在1945年抗戰勝利后,程子容因曾被迫擔任偽華北新民會北平總會主計局局長而身陷囹圄。管平湖先生趕緊將愛徒的名琴保護起來,將它交給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使用,名義上琴已歸他所有。1947年,該弟子參加革命,又將此琴交付師弟保管。北平琴會的多位琴友也在此時得以撫弄此琴,琴家們還專為此琴的銘文制作了拓片。1949年北平解放后,程子容無罪釋放,“飛泉”琴回到主人手中。

????1966年,程子容被遣回原籍(山西省平陸縣)務農,遣返時他因妻子重病同行,攜琴不便,特意將琴交付給在京執教的長子程世佐保管。程世佐為在動亂年代保護好這張琴,便將琴放入絲棉琴套,再裝入琴盒,而后用棉線把琴盒拴在床板之下,這樣“十年動亂”之中,才得以人琴俱安。1976年7月,河北唐山發生大地震,程世佐北京的住房外山墻塌倒半片,所幸人琴無恙。為護琴周全,程子容赴北京,攜琴返晉。

????1979年夏,程子容的老同學、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毛鐸來山西運城考察工作。當時,已76歲高齡的程子容與子女商量后,決定將“飛泉”琴捐獻給國家。于是,他寫信請毛鐸轉交國務院:

????我有唐貞觀二年(628)琴。名曰“飛泉”,千年古物稀世之珍,我已暮年,為保存文物不使流落毀壞并慶建國三十周年,擬捐獻國家。并賦詩一首作為簡介:

捐獻飛泉古琴

我有飛泉琴一張,貞觀二年著初唐。

形制富麗出內府,聲音雅潤葉宮商。

焦尾久虛存名字,四化日新見文章。

同慶建國三十年,也教逸響為國光。

????1980年5月,程子容接到國務院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的通知:“接受捐贈,歡迎寄京。”程子容將琴送至北京,故宮博物院專門為他舉辦了獻琴頒獎儀式,向其頒發獎狀和獎金(人民幣1000元)。

????1984年,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專門制作了程子容獻琴事跡的節目,并在節目中播放了他用“飛泉”琴演奏的曲目。在制作這期節目之前,“飛泉”琴已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按照規定是不允許演奏的。但根據節目需要,故宮博物院破例請程子容兩次來故宮錄音,這也成為故宮文物收藏史上少有的演奏文物的實例。

20世紀80年代,程子容用“飛泉”琴演奏。

????2010年5月28日,程子容先生捐獻“飛泉”琴30周年之際,其家人專程來故宮博物院觀摩“飛泉”琴。故宮博物院的老師熱情地接待了程氏一家,現場還播放了程子容先生1984年用“飛泉”琴演奏的《流水》和《平沙落雁》兩曲。????

?????????????《北齊校書圖》(宋摹本殘卷) 北齊 楊子華 繪 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2月21日 總第3489期 第四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参加漫展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