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辜鴻銘:海外游學只是為了回歸中國文化

作者:張建安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02-24 星期一

辜鴻銘

???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后,當中國仍處于被列強欺凌、中國先進知識分子急切地向西方學習的時候,辜鴻銘則以《中國人的精神》等著作,將中國儒家文化作為“治病藥方”介紹給西方,并以英文、德文、法文、日文一再出版,產生了強勁而持久的轟動效應。當時,他也因此成為對西方影響最大的中國人。而辜鴻銘之所以能成為世界級的文化大家,與他獨特的海外游學經歷緊密相連。

游學所賦予的使命

????1857年,辜鴻銘出生在英屬殖民地馬來西亞檳榔嶼一個頗有聲望的華僑世家;父親辜紫云為英國大商人福伯斯·布朗經理一個橡膠園,深受布朗的信任,并成為好朋友。辜紫云思想開放,但作為華僑,他對中國與中國文化充滿了感情,并繼續保持著祖先留下來的習俗,對幼年時期的辜鴻銘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辜鴻銘小時候便十分聰明。13歲時,他念了十幾遍《大悲咒》,便將這本當時根本讀不懂的佛教經咒背了下來。這一情形正好被布朗看到,他顯得比誰都激動,馬上與辜紫云商量,不僅將辜鴻銘收為義子,而且還要帶其前往歐洲游學。

????辜紫云當然舍不得兒子這么小就離開自己,但強烈的望子成龍的心理,讓他同意了布朗的請求。臨別時,辜紫云叮囑辜鴻銘:“不論你走到哪里,不論你身邊是英國人、德國人還是法國人,都不要忘記,你是中國人。”

????剛到德國時,布朗便給辜鴻銘上了一課:“我在你這年紀,我父親逼迫我背莎士比亞作品,勉強背會幾句,睡一覺,第二天醒來,全都忘了。后來,我實在受不了父親的逼迫,逃跑到柏林外祖父家,學習簿記,準備將來在銀行、公司或其他部門找工作。我父親接到我外祖父給他的信,說‘這個孩子沒有讀書的天賦’。我后來成為商人,從一個小商人,一步步變成一個大商人,而今成了富翁。我因為不能按照父親的期望做一個世界上著名的學者,痛心極了!早在10多年前,我隨著做買賣,走遍世界各地,到處留心找一個聰明的小孩,也沒找著。那天,我看你很聰明,夠資格,才把你選中。第二天,我備了一桌豐盛大餐,請你父親和幾位老友聚餐,當眾請你父親把你交給我,我才把你帶到德國來。好孩子,憑你的聰明,將來你一定能成為世界上著名的學者……”

????布朗還激勵辜鴻銘說:“現在,歐洲各國和美國都想侵略中國,但是歐洲各國和美國的學者都想學習中國。我希望你學貫中西,就是為了讓你擔起強化中國、教化歐洲和美洲的重任。”

獨特的學習經歷

????初到歐洲,像所有同齡人突然間看到無數新鮮事物一樣,辜鴻銘也對高樓大廈、車水馬龍……高度的物質文明感到新奇,然而,在工業化的歐洲語境下,布朗以一種中國古代私塾般的教學方式教他學習。

????在辜鴻銘剛開始學德文字母時,布朗便拿出一本40多萬字的書,說:“神人生而知之,圣人學而知之。歌德是文圣,這本書就是他的著作——《浮士德》。要想把德文學好,非把這本書背熟不成。讓我說一句,你背一句,試試。”接著,布朗便指手畫腳地說了一句,辜鴻銘對此很感興趣,馬上邊表演邊跟著說。布朗聽了以后,笑著說:“好了!”接著又說了幾句,辜鴻銘也跟著他的動作和語音模仿了幾句。

????“好得很,咱們往后就這樣學下去。”布朗對辜鴻銘說。

????“可是,我聽不懂你說的話呀!”辜鴻銘回復。

????“沒關系,只求你說得熟,不求你聽得懂;聽得懂再背,心就亂了,背不熟了。等你把這本書背得滾瓜爛熟后,我再講給你聽。”

????“每個禮拜一至禮拜五是你學習的日子;禮拜六、禮拜天,我帶你到公園或郊外去玩,好嗎?”布朗又說。

????“好!”辜鴻銘干凈利索地回答。

????半年之后的一天,辜鴻銘對布朗說:“《浮士德》我背得夠熟了,給我講講吧!”

????布朗回答:“夠熟不成,越熟越好。等再過半年或一年之后,我再給你講。越晚講,你了解越深。經典著作與一般著作不同,一般著作誰都能一聽就懂,經典著作誰也不能一聽就懂。何況你的德語、文學基礎還不夠用呢。別急。”

????接著,布朗說出了為辜鴻銘安排的學習規劃:“數學、物理學、化學好懂,我先教你學數學,再教你學物理和化學。我計劃讓你在德國學科學,再送你去英國學文學、歷史、哲學及社會學。學成之后,送你回中國,你再把中國的經典著作背得熟熟的,學深學透。然后,將中國學術思想與歐洲學術思想融會貫通,得出正確的結論,給人類指出一條光明的大道。”

????這番話讓辜鴻銘熱血沸騰,對自己祖國的文化更充滿了向往。

為了至高的目標

????讓辜鴻銘實現夢想,就是實現自己最大的夢想,為了這個至高的目標,布朗可謂費盡心機:一方面在大的方向上按照既定規劃進行,另一方面又根據遇到的問題隨時調整。

????理科方面,布朗先是自己教了辜鴻銘半年數學;接著又請來一位數、理、化造詣頗深的老友,繼續在每天上午教辜鴻銘數學,下午則教物理、化學。

????感覺機會成熟的時候,布朗開始為辜鴻銘講解名著《浮士德》,并將人生感悟不時地滲透進去。辜鴻銘的學習天賦很高,布朗非常滿意。除了盡量擠出時間教學、請家教外,布朗也送辜鴻銘到當地的學校上學。

????數年時間,辜鴻銘不僅精通了英文,而且學通了希臘文、拉丁文等,遍讀西方文史哲名著……說起來恐怕很少有人相信,幾乎所有辜鴻銘讀過的書,他全部背過了。他曾這樣回憶當時的情形:“我學習希臘文、拉丁文時,不知哭了多少次。開始,老師教多少頁,我就背多少頁,沒感覺困難。后來,我遍讀希臘文、拉丁文文史哲名著,就吃不消了。但我還是堅持背下去。說也奇怪,一通百通,像一條機器線,一拉開到頭。”

????1873年,辜鴻銘考入了英國古老的名牌大學——愛丁堡大學文學院。布朗還帶領他拜訪了19世紀英國著名的歷史學家、愛丁堡大學校長托馬斯·卡萊爾。當卡萊爾聽了辜鴻銘的經歷后,感慨地說:“人類的一線光明,是中國的民主思想,可嘆!據我所知,民主思想,在中國,始終沒能實現;迨傳播到歐洲而后,掀起了法國大革命,又好像一根劃著了的火柴,一陣風吹滅了。徒有民主制度,沒有民主精神……”

????1877年,辜鴻銘以優異成績獲得愛丁堡大學文學碩士學位。之后,他又到法國、德國、意大利、奧地利等國游學,遍覽了各地風情,學習法學、政治學等學科。

????1880年,辜鴻銘結束游學生涯時,他已成為諳熟西學的高明之士。不久后,他便帶著父親和義父的厚望,來到中國,成為晚清名臣張之洞的部屬,并如饑似渴地學習中國經典。由于西方游學經歷的影響,辜鴻銘在學習中國傳統文化時,總能將東西方文化隨時進行比較,得出自己的結論,找到中國文化中可以糾正西方弊病的“藥方”。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2月21日 總第3489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参加漫展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