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此心昭明日月”

——百年前菲律賓華僑黃開物的“與妻書”

作者:鄭宗偉 劉伯孳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02-14 星期五

????古語說,夫婦人倫之始,王化之端。在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關系中,我們的祖先一向十分重視夫妻之道。雖然有父母、兄弟、子女,但夫妻才是家庭的核心,良好家風的養成也由此發端。盡管華僑們漂洋過海、背井離鄉,但他們深受中華傳統文化影響,不曾忘記肩上的責任。華僑們會以僑批的形式將錢款和物品寄回家鄉,奉養雙親、提攜兄弟、哺育兒女。而留在家鄉的妻子,則要代替丈夫祭祀祖先、侍奉翁姑、教養子女。當時,“男人出洋、婦女在家”是華僑家庭的普遍現象。彼時,僑批便成為夫妻之間溝通情感、交流思想的重要載體。

大膽表白顯誠心

????在有關菲律賓華僑黃開物的僑批中,大約有100封是寄給妻子林氏(林選治,福建東山人)的。黃開物與妻子林氏通信十分頻繁,字里行間彰顯了華僑傳統的家庭觀念,流露出夫妻之間的深厚感情。

??? 1914年,關于菲律賓華僑黃開物返回家鄉及兒子照料等事宜寄給妻子林氏的僑批。 福建省檔案館藏

????黃開物寄給妻子林氏的僑批主要有3個時間段:即1903年7月至1905年7月、1907年1月至1911年6月、1913年7月至1916年3月。黃開物寄給家中的僑批,不僅有維系家庭日常開銷的生活費,還有布、椰油、玻璃瓶、童子毛紗襪、銅湯匙、銅鎖、雪文(肥皂)等用品。這些僑批大部分是通過批局寄送,少部分由水客寄出。

????1914年4月7日,黃開物給妻子林氏寫了一封僑批,批中說:“夫婦之情套文弗敘。謹啟者,近接來信謂予每信云,欲攜汝來岷乃是虛偽騙之術,又云欲娶番婆亦是,欲攜女婢進岷作管,言明何必相欺,云云。似此不以予言為實,未免夫婦之情尚未深愜,故致起相疑之狀。竊謂予自娶汝過門,秉心未有他意,故作客岷江十余年,全無涉及花柳,此其人皆知,此心昭明日月。今以思欲久住外域,是以每信問爾能否仝予進岷,而汝推東諉西,致予未敢實行。”和許多兩地分居的夫妻一樣,妻子林氏有自己的擔心,怕丈夫欺瞞她,在海外另娶他人。黃開物則在批中大膽表白心意,讓妻子林氏放心,他來菲律賓十幾年,從不尋花問柳,并一再表示,自己在異國,就像“作客”一樣,心在故鄉。

思想開明棄陋習

????當時,黃開物作為較早接觸外界新思想的人士,曾多次讓妻子林氏松掉纏綁的小腳。在他看來,裹小腳的舊習與日新月異的社會風尚格格不入,而放足則是好處多多。例如,他在批中寫道:“今者,愚欲與卿相商一事最利便于卿,何也?放足是也!放足之益實有數層,行路免艱難也;出外舟車免畏怯也;操作得自由也。有此三利而無一害,卿何妨而不為?”“而前書勸告賢內放足,未稔肯行否?祈再三思。”“而汝放足一事,切當實行,萬勿徘徊。”“而爾放足一事,至今尚未實行,何置吾言如不聞耶?實在可嘆!”最初,黃開物不厭其煩地勸導妻子,然而林氏對于放足一事不理解也不愿意。他在批中的態度漸漸發生了變化,從開始的好言相勸到后來的厲聲斥責。可見舊觀念在林氏心中根深蒂固以及黃開物對于放足之事的執著與堅定。

????按照傳統習俗,從海外寄到家鄉的僑批僑封上一般不寫女人的名字,而是書寫家鄉至親的名字,內信再寫明給妻子。目前所見的黃開物寄給妻子林氏的第一封僑批,是1903年7月6日從菲律賓馬尼拉寄出,該批封上寫有“家父黃光泮轉交拙荊林氏妝次收啟”字樣,內信是寫給林氏的。有時還會出現寫親戚名字的批封,實則也是給妻子林氏的僑批。除此之外,雖然有不少批封上沒有直接寫妻子的姓名,但出現了很多“拙荊林氏妝次”的批封。這在當時算得上是比較開明的做法了。

????1910年8月6日,黃開物寫給妻子林氏的一封僑批中提到了移風易俗之事。“昨接來函,謂令祖母仙逝,愚亦不覺慘然而憐賢內之情也。但死者不可復生,宜節哀順變,是所原望。至于喪事你稔家之有無,今令祖母家如懸罄(磬),實宜撙節開用,切勿任意鋪張。以顧目前之俗譽,為識者笑。況浮屠(請僧即俗做功德也),三代所未有,而彼時圣賢相繼而出,至漢明帝而有西方迎佛骨而佛教以興,至梁武帝而始盛,即中國之害亦愈烈。佛教既盛,而入教為徒者,非士非農非工非商,實一游手好閑之輩,不得不托人死功德為名,以謂能超渡(度)幽魂出地獄而登天堂耶,世人信以為真,相延不變。嘻!愚孰甚專,謹告數言以破迷途。”在海外飽受新思想洗禮的黃開物,對于給去世的親人做功德等中國傳統喪葬習俗中的陋習表示明確反對。

家國大事訴衷腸

????黃開物最放心不下的,除了在家鄉的妻子林氏之外,就是兩個小孩。他在僑批中多次提到有關孩子的照料事宜。比如,“目下秋末,內地天氣漸冷,二小兒夜間須細心照料,兒臍腹間須用厚毛巾纏束,方為妥適”。“而二小兒切須細心照料。是午接來信,云及崇睿兒致瘧疾之癥,切宜延醫調治,萬勿置之度外,是此至囑”。由此可見,黃開物是一個細心的男人,盡管漂泊在外,他也努力盡到父親的責任。

????黃開物還會與妻子林氏談論國家大事。例如,在1915年3月9日黃開物寄給妻子林氏的僑批中說:“目下吾國危如壘(累)卵,日本早起野心,欲順歐洲酣戰之時,無暇東顧,起而吞并中國,言之殊堪痛恨。今外地風聲日急,謂日兵已入閩省矣,未卜內地有所聞否?想吾閩難免無危險之慘。至爾宜能體會予懷,切勿迷信神明。所付之項,須撙節用之,方有積粒。”黃開物著眼于國際形勢,看出日本想要吞并中國的野心。同時也預見到,如日本入侵中國后,家庭的生活必將陷入困境。因此,信中從外部形勢講到家庭實際需要,勸導妻子林氏要節約開支而有所防備。

????雖然,黃開物讓妻子林氏要節約開支,但對日常的人情往來費用還是給予有力支持。“至前日來書,謂及令外祖父年已老邁,數年來無做壽誕,本年令母舅意欲敬行并裁壽衣,而汝以祖孫情誼,又兼令先母已謝世,欲做一外衣以為其壽,并送壽龜壽金,當費十余元,云云。祈即主裁就是,然令外祖對汝十分顧愛,而開些資項理所應然。”

????對于其家族經營的恒美布莊狀況,他也會隨時告知妻子林氏,足見對林氏的尊重。這在當時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來說,尤為難得。1915年8月11日,黃開物在給妻子林氏的批中寫道:“今年歐戰影響,土產無價,市面益形寂寞。此時不論大小生意,俱受困難。咱因貨色滯消(銷),三兄在日尚侵借他人現項二千零元,兼以彼之受病醫藥等費,及匯票歸唐二人,船租已開消二千左元,兩共四千余元,一時難以抽還,因此日形拮據,雖欲強為開懷,其可得乎?”

????這些百年前溫情脈脈的“與妻書”,向人們訴說著黃開物與妻子林氏的相處之道,成為那時千百萬華僑家庭生活的一個歷史縮影。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2月14日 總第3486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楊太陽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参加漫展可以赚钱吗